从公务员到新媒体运营,6倍薪水是怎样炼成的

创业经验2015-06-16

四年大学,毕业从帝都回到县城,每个人都问我:为什么回来?两年后辞职回到帝都,更多人问:为什么又回去?通常我都简单地用【父母的期望】和【公务员没意思】来回答,真要认真回答这两个问题的话,我能说上一整天,个中酸甜苦辣不是一两句话能概括的。
此刻写下这些经历,一为纪念,二为跟像我一样迷茫挣扎过的小伙伴分享,三也是完整回答一下这两个问题了。
Chapter 1 误入公务员,挣扎与蜕变
一开始让我考公务员,其实我是拒绝的,但毕业季的迷茫、(当时想象中的)大城市的压力以及父母的期待终究打败了我幼稚的倔强,最后随大流考取了家乡市邻县人社局的岗位,走考试流程花了半年,实际上班一年半。为什么辞职?说两件我印象最深的事吧。
一件是隔壁县同事说的,某乡镇女公务员,一刚毕业未婚的小姑娘,被要求帮书记(乡镇一把手)洗衣服——包括内衣。当然这是个例,更多底层公务员的生活环境跟她不雷同但类似,这些事看似荒诞却真实发生着,势单力薄无权无势很多甚至是背井离乡的小公务员很难跟这样的大环境抗衡,要么习惯,要么滚。我选择了滚。
另一件事是,我曾经高烧39度多,查出来是肺炎需要住院,当时正闹H7N9,虽然没有直接隔离我,但也强制不许我离开医院,然而我拿不出2000元的住院费,浑身上下加银行卡里的都不够——高烧肺炎,强制住院但又没钱住院的窘迫,以及后来跟很多病重的戴着呼吸机的老人一起住在大病房里,住院第二天对着对面老爷爷的遗体打针。这些事集中发生在22岁的我身上,当时我是崩溃的。
为什么没钱?当时我的月薪是1715,扣掉206的公积金,剩下的1509要兼顾吃饭、租房(后期有便宜的公租房)以及人际往来等等花销,只能勉强温饱,有任何额外的需求都会捉襟见肘。灰色收入?我不知道别人,我是没有的,也不想有,未来涨工资的幅度基本也是一两年涨二三十的样子,好处是退休以后有退休金,但我觉得在我退休的时候,制度八成已经改了。以这种经济状况,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可能都不可避免要啃老,这一点让我很难接受。
说了两个负面因素,但公务员也并非完全不适合年轻人施展抱负,困难的是在荒诞的大环境中一边谋求生存一边保持本心,直到你能作出一些真正关乎民生的决策,为一方百姓做些实事儿,其实是非常有意义的。但这个过程太过艰辛,尤其是女性,一边保全自身一边还要谋求发展太难太难,我对
下页    上页    全部    余下    
 
分享至:
good 9

发表评论

文明评论,重在参与

暂无评论!
Powered by Kelink.Com